注册

孙麟:追求农业效率与农业效益的协同与统一


来源:农创投控

长沙的天气终于冷下来了,有些冬天的味道了。过去年份到了现在,长沙早就下过雪了。去年入冬以来,不知怎么了,气温还是那么高。今天终于冷起来了。冬天像冬天,该冷的时候就冷,才正常。

原标题:孙麟:追求农业效率与农业效益的协同与统一—在熬吧乡建十人茶座上的讲话

长沙的天气终于冷下来了,有些冬天的味道了。过去年份到了现在,长沙早就下过雪了。去年入冬以来,不知怎么了,气温还是那么高。今天终于冷起来了。冬天像冬天,该冷的时候就冷,才正常。

今天想说一说的是农业效率与农业效益,这是涉及农业发展问题的两个极为重要的概念。过去,我没有很好区分这两个概念的不同。今年以来,特别是面对中美贸易战的挑战,我把农业方面的许多新情况、新问题联系起来思考之后,觉得重视和区分这两个概念,并贯彻到现实农业改革与发展之中,越来越显得非常重要了。

农业效率是农业在一段时间里前后发展速度的比率,是一个速度之间的比率。这个概念重视的是发展速度的快与慢。比如,如果今年一个地方的农业比上年增长10%,就是一个很好的比率了;如果今年一个地方的农业比上年下降2%,就不是一个好的比率。仅从效率上看,10%自然比—2%要好很多。综合地看,农业在任何时候都要追求效率,追求高的效率,也是正确的。

农业效益,指的是有效产出与投入之间的一种比例关系,是一种有益、好的效果。一般是指农业的比较价值,又多侧重在有效综合收益上。我们经常说,农业效益高与不高,就是这个意思。普遍低效益农业时期,我们这样使用农业效益这个概念,是有些奢望,或者说可能片面地、贬低地使用了这个概念。农业效益,应该是一个从整体上、全面地衡量农业发展质量与水平的重要概念,既要求强调“效”,更要求强调“益”,是一个涉及农业的各方都有益处的综合概念。落实到综合农业项目、农业产业上,便是多方共赢的综合效益,是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目标。我们应当警惕的是,在更多的时候,善的目标与结果很重要,而且“益”比“效”更重要,我们始终不能放下的是“益”。任何时候,农业上如果出现缺乏“益”的“效”,很可能就会背离发展目标,更可能有损长期目标了。有“益”又有“效”,多“益”多“效”,才会是尽可能好的效益。良好的农业效益能够不断满足人类的基本生存与发展利益诉求。这其中包含了多重效益,比如社会效益、经济效益、环境效益和生态效益。最有价值的乡建要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以提升农业综合效益为中心,坚持科技兴农、质量兴农、绿色兴农,加快提升农业现代化水平,为乡村振兴提供强大的动力支撑。

那么,如果把农业效率与农业效益这两个概念放到一起,应当怎样把握两者之间的关系呢?我认为,我们在任何时候都应当追求农业效率与农业效益的动态平衡。动态又平衡,就需要各个主体相互协同,需要各个主体坚守农业道德,坚守农业滋养人的目的。片面追求农业效率,就可能出现为效率而效率的情况,严重的问题可能是忽视农业效益而追求农业效率最大化。比如盲目地开山造地、围湖造田、圈地放牧等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可能是片面追求效率,而放下农业综合效益,长此以往,给农业发展带来的是严重的水土流失问题、生态平衡问题、土地破坏问题等等。不重视农业效益,很可能会断送农业效率,甚至产生无效的农业效率,既可能会破坏了农业生态、自然生态,也不能为社会提供高质量的农业效益。

比如一个地方出产的辣椒很有特色,很可能是源于独特的土壤、水质、小气候环境与种子、种植方法等,年增长的幅度不大,效率不会很高,单位效益应该是很好的。这是农业效率与农业效益之间最好的协同状态、平衡状态。如果一定要让这个地方片面地追求效率最大化,追求辣椒GDP,盲目扩大种植面积,本来只有1000亩的适种面积,硬性扩大到五千亩、一万亩、两万亩。一年下来,辣椒产量可能多了,但这么种出来的辣椒还是原来那种辣椒吗不?显然不是。短期地看,效率上来了,经济效益也上来了,但经过一两年推动,这里的辣椒就可能卖不出去,更卖不出原来那个高价了。

所以,我们今天的乡村建设应该始终坚持两条腿走路。没有好的效率不行,没有好的效益更不行。比如我们在湖南的南县结合农村土地整治,从福建新型水产龙头企业引进新的水产品,养虾,既要求提高农业效率,也要求提到农业放益。但是,如果因为引进养虾项目而破坏了水土结构,或者出现别的什么生态问题,或者盲目扩大养殖面积等,即使经济效益好,也不会是一个好的乡村建设项目。当然,我的养虾项目是经过严格考察、规划选择的重点项目,才起步。现在看来,无论效率还是效益都是相当好的。

目前的面上情况是,农业效率与农业效益都存在问题,甚至比较严重的问题,令人十分担忧。当然,我希望是杞人忧天。从本质上说,提高农业效率需要进一步加大农业体制改革、创新的力度,把各方面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,特别是农民的积极性调动起来。我始终认为,今天的乡村建设首先是农民自己的乡村建设,他们才是永远的主体,而且应该是主动的主体,不能总是处于被动状态。农民可以通过体制创新,成为新的经济主体,直接进入乡村建设主战场。还有一个重要主体是城里的下乡资本、转型的民营企业、新兴乡村建设经济体。这些主体是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,甚至是决定性力量,关键是要正确认识投资的价格取向与效益目标。我认为,资本没有善恶之分,但手里有资本的人或组织,对资本效益的期待是不一样的。那些不那么追求资本利益最大化的主体,希望主动肩负更多社会责任的资本主体,可以更多地关注当前的乡村建设。同时,要切实加大新兴农业科学技术服务农业的力度。一是要加大实用新型农业科技开发力度,是实用的、有价值的、有效益的农业科技。农业大学、农业科研机构积累了众多的实用新型先进项目,就应该下到农村去,甚至在研究前期就应该与乡村建设企业、农民社团、农业行业协会结合起来,不能总是藏着掖着,或者只是论文、获奖证书,不能落地到田间山林、江河湖海。二是要加大服务、转化的力度,就是要落地、能落地、好落地,切实产生好的、大的效益。三是发挥农业骨干企业、龙头企业的作用,以点带面,实现规模效率与综合效益的统一。比如我们的养虾项目就是这样的双效多赢的项目。

我还想说的,农业发展要遵守农业基本常识,农业科技再发展也不要违背基本常识。这个常识的本质是人的生命与生活的美好,而不是其他任何东西。农业生产、农业产品直接与人们的生活有关,与人们的生命有关,也与国家的前途与人类的未来有关。农业领域始终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发展速度最慢的领域,生产直接与泥土有关,与真情实感有关,与看得见的生活质量有关,甚至最与人的生老病死相关。所有的产业发展需要人的良知,农业发展更需要良知与良心。我们不是往农业上垒加道德价值与道德评价,而是农业发展自古以来就与道德有关,而且滋养了道德。坚持农业效率与农业效益的、协同、平衡与统一,就是对农业道德的坚守与发展!

今天的天气冷下来了,我心里却温暖多了。在我的乡村梦里,春天应该喧嚣,夏天应该闷热,秋天应该多彩,冬天应该雪花飘舞。气候是农业发展的重要保障。愿鼠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!愿中国农业发展再上一个重要的台阶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0年1月6日

农创投控

农创投资控股(深圳)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,是以乡村产业振兴为核心,以“产业赋能、营造赋能、文化赋能、金融赋能”的一体化乡建为实施路径的中国新时代乡村发展赋能平台。旗下有十多家控股分、子公司,业务涉及产业策划、城乡规划、土地整理、农产品种/养、涉农展会、涉农产业、农/文旅项目投资等。2018年成为中信农业产业基金股东。

公司秉承“把农村建设得更像农村”的理念,成功进行了美丽乡村、传统(古)村落、特色小镇、田园综合体、土地综合整治助推乡村振兴等多种乡村建设模式的探索和实践。打造了博鳌“南强村”、海口“石山农业互联网小镇”、南县“土地整治促推乡村振兴示范项目”等一批具有影响力的乡村振兴典型案例。

[责任编辑:杨清]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喜欢
  • 泪奔
  • 可爱
  • 思考

新闻图片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